有天来到桃花岛 - 行者无疆 始于足下 - 行走,思考,在路上

有天来到桃花岛

xiaohanyu posted @ Tue, 12 Apr 2011 20:36:37 +0800 in Life with tags mac unix traveller nikon , 2338 readers

有天来到桃花岛,看见雪莲花在洗澡,白白的屁股黑黑的毛, 胸前还有两个枣,呵呵,真是满园春色关不住,两条火腿出裙来”                                                                                                                                         ——我也搞个题记

2月底办理了百度实习的离职手续,半年的奔波即将告一段落。简单收拾了下行李,请北京的几个朋友吃了顿饭,高铁到天津,飞上海看妞。天津的火车站建的很没有规划,找机场大巴,最开始走错了方向,到了相反的广场,一路打听,却碰上好多司机,非要缠着我——“你给15块钱,我就给你送过去”,但是就是不告诉你该怎么走。折腾了几个来回,大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机场大巴,人烟稀少,一小时一班,怕来不及,无奈拼了个车到机场,碰巧赶上飞机晚点,白花了几十大洋的打车钱。

8点左右到上海,七宝古镇,与妞相会,填了填肚子,然后去了一个KTV,见妞的几个朋友,唱了一首歌,再次印证“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这种KTV我以后再也不会去了。

妞在筹划着找一份新工作,逃离上海那片鸟不拉屎的城郊破地,还有那个“私企经营国企作风”的鸟不拉屎的公司。于是在3月1号,周二的早晨,我和妞起了个大早,高铁回杭州——妞来一家公司应聘面试;我呢,回学校,上课,毕业。

新公司的地理位置很好,中河南路,西湖边上的一个小院子里,不高的小楼,明亮宽敞的办公环境,从这点上来说就很符合景观设计行业的定位。当然,为了寻找这家小公司,我们也付出了打的两辆、步行一公里、手机欠费顶着寒风哆嗦充值的代价。幸运的是,妞谈的结果还不错,很有希望。我和妞简单吃了个饭,简单告了个别,我看着妞的背景,被xxx路公交带走。

再然后呢,我回到玉泉,还是像以前一样,给自己列了一个长长的Todo list,大概有三十多项,一项一项的消灭。有些事情非常琐碎,比如注册学生证、打印课表、领校车票、3月18号x时x分在紫金港xx教室补拍毕业照、申请毕业清考、送书送发票、注销掉不用的银行卡等等等等。我发现,很多时候,这些看似毫不起眼的小事,却往往是你工作效率,甚至美好心情的一大杀手。往往是做事的过程中,思路偶尔岔开,然后就想到,“哦,自己的补选还没有确认呢”、“对,学生证要注册下,校车票不要忘了领,昨天去领了,老师不在,再不抓紧,校车票要没有了”,等等诸如此类,会让人的心境非常的烦躁。我也尝试过一些GTD软件,还有手机记事提醒,试来试去还是觉得一个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加上一个Todo list最管用。做完一项就用笔划掉一项,重重地划,把这件事情从你的心底永远地剥离。以前摘抄过一片Emacs org-mode GTD的总结文章,也曾尝试着融入,但是发现用这种GTD方式,自己规划的时候往往会将客观情况想的尽善尽美,而将目标无形的定高一点,从而给自己造成一定的压力;而来这种方式讲究定时定点,事件等级分明,对于喜欢旅行散漫惯了的我来说,这实在是一种煎熬。

Anyway,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事情,整个3月还是办了一些实事。

第一件大事,是实现了两年前暑假许下的一个诺言。那还是在大一的暑假,一个人走在朝藏的路上,早晨告别“炉霍欢迎你”、夜晚还有民警查房的县城旅馆,一路颠簸赶往甘孜、德格。路上有一个红衣藏人大叔,骑着辆摩托,在后面跟了我好久。我不知是友是歹,心想就算是歹,一对一我也未必会输,于是就一味闷头往前骑。快到中午的时候,大叔终于开口搭话,问我饿不饿,是否需要午饭。我戒心未定,说还好,一会儿到前面饭店吃。大叔提醒到,说前面几十公里没有饭店,不如你到我家简单吃点吧。我自然是甩口推脱,不过最终还是禁不住大叔的软磨硬泡,从了大叔,跟了那辆摩托,赶往大叔的家。摩托毕竟是摩托,大叔骑在前面,我在后面吃力地闷头跟着,大叔不时地回头看我一眼,生怕我跟不上,“丢了我这个外乡贵客”。

很快到了大叔家,典型的藏式民居,二层木房,一层用来做仓库,还可以防潮,二层用来居住。大叔家并没有太多“美味佳肴”,招待我的还是传统的藏粑、青稞、牛奶。不过这对一个从杭州走来,一路风雨,朝藏而来的行者来言,这,就是“美味佳肴”。享受完这顿“大餐”,我掏了掏口袋,大叔看明白了我的意思,说着半通顺的普通话,结合手势告诉我不用给钱。我也没再推脱,下了楼,看见两个孩子正围着我的“宝马”好奇地打转,转念一想:“要不给大叔拍张照片吧,等回到杭州后邮寄给大叔”。大叔一听要拍照,还是有点兴奋的,主动找来了身份证,好给我留下回寄地址。

就这样,我饱腹而去,还带着一个留下的承诺,或许还有大叔的期盼。而这一句承诺,随着我坐了五千公里的火车回到杭州后,就疲惫不堪,一直躺在我的心底,睡了两年半。其实完成这件事请很简单,无非就是找几张照片,冲印下封个信封帖张邮票,然后去玉泉正门吃饭的时候随手投到路边的邮箱,就好了。但是这件事请就这样一直拖着,拖到我再也没有拖下去的耐心,终于决定“抽出半天时间,把这件事情办掉!”。

亚马次里

第二件事也是源于一个承诺,好在这个承诺并没有沉睡得太久。细说起来又让我回想起大二暑假贵州支教的日子。一个非常可爱的徒弟,或者说可以是我的粉丝,在我走后一直和我保持联系,咨询中考、选校、文理分科等,当然,我很乐意做一些“指导”,或者没准,我内心深处也邪恶地享受这这种被崇拜的感觉。去年的十一月份,乖徒弟告诉我她要生日了,希望能收到我的礼物。我随口答应,也确实将这件事情写在了我的Todo list上面,但是随后的申请实习、考试等杂事,让这个承诺逐渐下沉,沉到心底,直到十二月底的某一天,晚上,迎着寒风走回住处的路上,平静的心忽然起了一片涟漪,呀,徒弟的生日已经过了好久了!!

怎么办?索性,既然已经过了,就拖一拖吧,等到了春节,连同生日礼物和春节礼物一起送过去,到也可以圆了这个承诺。就这样拖着,过了春节,过了一个月,直到我再次回到杭州,玉泉,我才终于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把这事儿给办了!!”

我买了支钢笔,抽出了书架上的一本书,《生命如一泓清水》,写了两页的书信,到邮局装了箱,翻开Todo list的本子,找到那行藏在角落里的徒弟的学校的地址,终于,完成了这份大业,又圆了一个承诺。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本来很简单的事情,要拖这么久?为什么本来应该是美好、幸福、期盼的事情,到最后反而有点“任务、deadline、莫大的决心”,这样的很不相称的感觉??我不知道,我想不明白。我唯一感觉到的是,在这个信息爆炸而又信息匮乏的时代,在这个知识廉价而又无价的时代,以前的很多东西,比如“写一封书信、在一个路灯下等女朋友、拍一个卷然后满心期盼地去冲洗照片”,这些诸如此类的事情,对我们这些生活在Web 2.0的人类来说,仿佛成了遥不可及的重体力活。

第三件事,如果细究,也可以算一个承诺,或者说,是一个承诺的售后服务。大三伊始的时候,我写了一份《行者无疆新手入门FAQ》,主要说明了一些旅行者社团的历史、户外运动的一些入门知识、以及布袋事件的一些解释说明,作为我一年会长工作的一个总结。写完后觉得还凑合,因此就发布了1.0版——x.y版,这大概是程序员的一个习惯吧,呵呵。而程序员的另一个习惯,就是1.0后还会有2.0、3.0、x.0……所以我也一直想找个时间完善下这份文档。只是由于我的大意,原先的Emacs org-mode的底稿文件被我弄没了,而想同时维护tex、doc和html三份格式的文档,还得重新写org文件,重新排版,这是个有点浩大的工程。所以这件事请也一直在拖。专业点的说法,就是吹了个号角,却一直在跳票。终于在3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我“下定了决心”,抽出来两天的时间,对1.0文档进行了全面的修缮,重新排版,并丰富了部分章节,作为2.0版本。这应该是我毕业之前的最终版本了。

第四件事情,有关毕业设计开题。我最开始选的题目是《海量高性能空间数据的引擎研究》,我相信这个题目和我日后在百度Hadoop的工作有很大的相关性,无奈项目组需要,我又被发配回去,做一个嵌入式GUI框架在iPhone上的移植工作。其实我挺讨厌这个项目的。去年四月份做了一个月的苦力,恶心的要死。作为一名不算合格的Open Source理念的Programmer来说,对国内这种山寨小公司毫无版权意识、盗版横行、Ad hoc化的软件开发和学习,实在是深恶痛绝。如前面的日志所说,在Windows平台上用Vmware虚拟Mac系统跑iPhone模拟器来测试Win32-style源码的GUI程序,怎么想怎么别扭。

写作开题报告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首先是论文资料下载的问题,我能找到的主要的中文资料都在万方,可是偏偏万方的论文都是加密分卷而且扫描入库质量极差极损伤眼睛的那种,索性抽出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折腾出来了一个万方学位论文pdf合并脚本;其次是学院通知的凌乱和山寨的论文模版。且不说没有统一官方权威的论文开题要求通知,导致同学之前互相猜疑询问还是搞不清楚开题的很多问题,就连给出的[tex]\TeX[/tex]论文模版也是bug百出,从而导致cc98论坛学院论坛板块上诞生了各种各样的改良hack版本。作为国内top5今年又被武书连排到状元位置的威武的浙江大学,连一套像样的[tex]\TeX[/tex]论文模版都给不出来,还要靠自己的学生hack一下才能符合格式要求,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再往深说,校内各种网站IE-only的霸道特性、校园网络VPN的Windows-only的特性、还有用盗版软件计算出来模拟出来的知识和论文的产权,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在告诉我们:浙大是主流,所以就要做主流之事——Linux/Mac非主流,所以我的校园网络反向接入不需要考虑Linux/Mac;国人盗版软件是主流,所以即使我浙作为国内顶级学府,自然也要有国内顶级的盗版软件资源(校内各种ftp、软件站),加上各种对盗版习以为常的21世纪的大学生。吐槽了这么多,Word还是要装,但是写文章还是要[tex]\TeX[/tex],所以我在Google Code上建了一个xecjk-template,提供了一个xeCJK日常应用的模版,并对各种*nix系统[tex]\TeX[/tex]的配置提供一些安装配置脚本,还有一些文档自动编译的Makefile、各种编辑器配置等等,刚刚开始做,希望能坚持下去。最后一个让我无法忍受的是毕业论文的外文翻译。必须感激Google Translate的存在,让我的外文翻译环节节省了很多时间,但是我始终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们写中文的毕业学术论文,要来一篇几千字的狗屁外文翻译呢?是为了告诉导师和评审团,“瞧,我可是看得懂英文,并且会翻译的喏”,无聊透顶。

第五件事情,整车。三月的杭州几乎一片阴霾,少见太阳,春天的太阳如同姑娘十八,羞羞答答,遮遮掩掩。连日的寒冷多雨,让我的膝盖坡感不适。甚是怀念大一周末骑车喝酒比赛吃包子的畅快岁月:


踏星而去,踏月归来——再上天荒坪(申精^_^)
  啊,zhengzheng告诉我说他这两天精神状态不错,于是我们去爬天荒坪吧。我说好呀,那我们去两上两下吧。zhengzheng真不愧为“浙大第一体力男”,痛痛快快地答应了。后来事实证明zhengzheng无愧于此称号,超赞,我服了。
    昨天下午一直在擦车,一直擦到晚上十一点,后来上网简单看看路线,十二点睡觉,半点才睡着。早晨三点四十起床,四点收拾好,到楼下,却发现门襟系统坏了,后来折腾了一下,搞不定了,于是就从侧门跳了出去。四点十分,正式出发。皓月当空,雾气连天,好在zhengzheng的卤素前灯亮得和汽车前灯有一拼。临安城外,无尽的黑暗中忽现一包子店,于是...包子店惨遭洗劫————我和zhengzheng两个人总共吃了二十一个包子,三碗豆浆,还带走了五个作为路上补充。话说此行一大失误就是走的时候包子带少了——这包子的效果比压缩饼干好多了此时已经六点半左右。中途经过青山湖,只是雾气茫茫,匆匆拍照留念,继续前行。临安城内遇见一壮观的老年人车队,临安的,几乎都为菜的变速车,据说上个月从杭州到北京骑了十七天,真牛!从临安城转向太湖源方向骑行,路上风景真好,红叶满地,红树分列两边,秋意正浓,我们骑得十分欢畅啊。中途遇见一神山,跟雪山一样,只露出山顶,山腰被雾气蒙住了。太湖源后有一个十公里左右的上坡,啊爬得令人崩溃,这还没到thp呢,先消耗了你一半的体力,中途巧遇两战斗力超强的旺财,没想到这两个旺财竟然还结成了统一战线,tnnd,这个没有追上我,另外一个又从上面杀将下,搞得我当时信心百倍,战斗了猛增,噌噌噌呼呼地蹬了几圈,就取得了对旺财的阶段性胜利。只是两个旺财还不甘心,又对zhengzheng虎视眈眈,zhengzheng不愧为浙大第一体力男,两眼一瞪,旺财立马蔫了,撒腿就跑了。
    到中午十一点半,我们已经走了一百余公里,可是还没有到thp脚下,于是我们决定先找家饭店补充能量,恢复体力。午饭三菜,二十六块大洋。一点继续前进!骑了五公里,终于到了天荒坪脚下,简单调整一下,开始爬坡。话说饭后爬坡就是有动力呀,十二公里的坡,我们只用了64分钟就上去了,而且中间没有休息!zhengzheng真的是猛男啊,超赞!有他的陪伴,我才能爬得这么快。在坡顶休息,zhengzheng去大便,话说这大便真是zhengzheng爬坡的功臣啊,要不是他的催促,zhengzheng也不会这么快的。脱了鞋,晒太阳,zhengzheng去找人拍照,没想到人品巨差,连找了五个人,未果,巨大的失败感笼罩在zhengzheng的心头...
    四点左右冲坡冲到天荒坪镇,其实原本打算要两上两下的,只是上午thp前的一段坡实在是大耗体力,因此放弃,回来时为了赶时间也抄近路返回,走的是04省道和104国道。也不是一帆风顺,中途大大小小的坡不断,天黑得时候我们大概离杭州还有五十公里。我在前面骑,天太黑没看清竟然还撞到了护栏上,ft!中途休息三次左右,每次十分钟左右。奇怪的是我今天不怎么喝水,尿却不断,路上肥了不少花草树木,为祖国绿化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后来zhengzheng总结出一段比较ws的话“你今天尿多,我今天屎多”,我又补充一句“屁一般多!”话说好男人三大标准:第一、大口喝酒;第二、大块吃肉;第三、大声放屁——别装B!一路骑行,至八点半终于赶到温州村,啊啊啊啊啊,累毙了,彻底疲软了,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话说我们虽然饿得不行,饭却没吃多少,主要是太困又太累,这次真的是zn到了极点了。累到极点就剩下爽了。月白风清,歌声嘹亮,两个老男人,灯光一点,就一句:真tm的爽!


翻翻这段大一时的稚嫩文字,再低头瞧瞧现在积灰一年半的山地车,抬头望望书架上一箩箩的计算机书和望不到边际的有关计算机技术的细枝末节的海洋,心里琢磨着“Fuck,你的人生能不能不要这么扯!”。趁着自己还有俩闲钱,花了一千多大洋,去淘宝上买了一批配件,然后在一个午后,逃离了公司压抑的环境,驱车去杭州Giant总店车行,换了全新的Giant ATX Pro天蓝色19色车架、全新的SRAM PG970飞轮、BB7线碟和刹把、全新的SRAM X7无视窗版指拨。换下的配件虽然很多征战千里,但是基本还能用,因此特地在hzbike上发了个帖子,希望能卖个好价钱。

第六件事情,泡妞。准确的说,是这个月的某一天,我和妞的三周年纪念日。我买了两个Sigg水壶,一个天蓝,一个殷红,蓝的给妞,红的自留,因为我更喜欢蓝色,而妞应该更喜欢红色。希望我们的感情能像这种水壶一样,简约,但,经典、耐用、永存。妞在这一个月也收获颇丰,3月1号来杭州面试新的公司;3月7号考研成绩出来,过了分数线,果断辞掉了上海的鸟公司;3月中旬奋战考研复试;3月底收到北大录取电话通知,Congratulations!对于我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十分完满的结果。月末,妞回杭州,碰巧海南大学的一个发小哥们来浙大复试(最终也录取了),几人聚首,把酒言欢,甚是畅快。

lovely bear

第七件事情,nikon D80。百度回来之后就一直琢磨着搞一架单反,相中的是nikon D90+nikkor 16-85小牛头,可是8千多的报价还是让我的荷包感到了莫大的压力。想想离毕业还有四个月,而自己已经承诺不再向家里要钱,D90的想法索性作罢。幸运的是,月底在zju88论坛上淘到了一套nikon D80,4300次快门,两块电池,4G卡,加上一个腾龙a14 18-200的旅游头和nikkor 50/1.8的标准头,全套只要4250。好机好价,看完帖子就毫不犹豫的拍了下来。前几天终于拿到了相机,非常开心。夜里都想抱着相机睡觉,搞得妞怨声载道,太没出息了。

第八件事情,学习。还是学习,无非就是那么几门课程。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我也终于学的乖了一点,虽然上课依然不多,不过已经开始在意平时成绩和作业的问题,也提早下了各科的PPT,了解课程要求和平时quiz的时间,做到心中有数。4月下旬两门、5月上旬两门、6月底四门,加上一个天天被人催被人赶的毕业设计,怎么想来,这半年也不会太轻松。人说“大四不考研,天天像过年”,我却没有一丝过年的感觉,每天早起的感觉就是今天又有一堆事情要做。还有3个月不到,剩下的时间抓紧泡图书馆,享受午后的太阳,至于公司毕设,看心情吧。大不了挨几句骂呗。人为什么总是要为了虚幻无实的所谓“美好未来”、“等俺有钱了”,来强迫当下的自己做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呢?

除了以上种种,整个三月也看了不少书籍电影。书籍包括

电影有:

  • 《社交网络》
  • 《遁入虚无》
  • 《抢救切尔诺贝利》
  • 《野性非洲》

电影都看完了,书籍,除了三毛《撒哈拉的故事》,其余几本都只开了几百页的头,没办法,琐碎事情太多了,容不得你奢侈得拿出一个月的时间,啃一本书,啃透;甚至一本书还没焐热,还没读懂,又要去上课毕设写作业去了。

我几乎从来不打游戏,也很少参加一些无聊的聚会、三国杀等等,有朋友对我学计算机却不打游戏感到很好奇:“那你平时都有什么娱乐活动?”

我想了想:“骑车、看书、看电影吧,或者再不济就去youku上看看《搭车去柏林》、或者重温下《亮剑》,诸如此类。”

最后的最后,昨晚接到导师的电话,大概就是说我松松垮垮,毕设不给力云云。至此我也彻底断了留国内继续深造的念想。我讨厌Deadline,好酒是酿出来的,不是Deadline逼出来的。如果说以后的工作也要忍受各种各样的Deadline,那还不如辞职,去过过闲云野鹤的生活。呵。

edward said:
Wed, 13 Apr 2011 08:46:32 +0800

藏族朋友真的很朴实 喜欢这笑容

Avatar_small
Lox said:
Wed, 13 Apr 2011 11:31:20 +0800

昨天没写完,不知道怎么就空发了三张照片。

momo said:
Thu, 21 Apr 2011 19:48:46 +0800

让这份畅快回家吧


Login *


loading captcha image...
(type the code from the image)
or Ctrl+Enter
Host by is-Programmer.com | Power by Chito 1.3.3 beta | © 2007 LinuxGem | Design by Matthew "Agent Spork" McG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