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几日 - 行者无疆 始于足下 - 行走,思考,在路上

回家几日

xiaohanyu posted @ Thu, 14 Oct 2010 09:04:02 +0800 in Life with tags girl hometown , 2446 readers

迟到的日志……暑期一直在实习,因此趁着十一长假,又请了8、9号的假期,加上10号周日的一天,整整十天,回家看看父母。

每次回家都比较纠结,首先是买不到到北京的T32坐票,校门口的代售点排队排3个小时,很多人提前十天买票还是连一张坐票都买不到。我买票的那天大概是左脑神经搭右脑上了,要买的是9月30号的票,却说成了10月1号。

30号晚上早早离开公司,回寝室收拾好行李,一个背包,带上笔记本,两本书——一本《鸟哥的Linux私房菜-服务器架设篇》、《数据结构-严蔚敏版》,洗漱,还有给爸妈买的两件小礼物。抱着碰碰运气的思想,我尝试着能不能拿着10月1号的火车票混上9月30号的列车——反正都是无座的。检票口很容易就混过去了,上车的时候碰到一个女检票员死活不让我上,后来我换个口,手指捂着日期检票,就混上去了。

火车上的人就甭说了,提前十天都买不到坐票,可以想象了。一夜无座,过了徐州,人总算少了一点,有了立脚之地,于是我腐败地坐在过道上,闭目休息。好景不长,车厢开始供应早餐,人群就随着餐车的流动起起伏伏。就这样咣当咣当到下午两点,16个小时,沙丁鱼罐头无座火车,说熬也不为过,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下了火车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商讨下一步方案。到承德的火车票只有晚上9点的,去承德的依维柯刚巧走了最后一般,于是我打车到北站,无果,又公交加地铁到六里桥长途客运站,幸运买到了18点20的加班车,然后赶紧找个小馆子吃了碗面,检票上车。由于走高速,原先需要走5个小时的路程走了3个小时不到就到承德了。晚上9点整,在承德火车站前的雕塑前,见到了我的老爸老妈。

上了车,老爸按了下Start按钮,车就发动起来了,缓缓而行——这一刻我真的感到由衷的幸福,自小到大,由于交通不便,每次回家都是无比的纠结;父母风风雨雨年近半百,也终于喘了口气,最起码经济上不再像以前那样紧张。

回家的路上电闪雷鸣,大雾却起,爸爸第一次开这么远的路,也颇有点“险象环生”的味道。凌晨,顺利到家,热粥一锅,葱拌豆腐。送爸一个光科剃须刀,妈一个化妆盒。老妈像一个小女孩似地问我这是干啥用的,我说给你买来装小东西用的,然后老妈收起来放在保鲜柜里了。饱腹而眠。不过家里气温低,棉被厚,还有些干燥,回家第一天,还是睡得不是特别香甜。呵呵。

家中几日主要都在养膘吧,带了两本书,可是一到家中,人立刻变得慵懒,折腾了下andlinuxbblean,体验了下kde for windows,看了下局域网架设的科普知识,弄明白了路由网关的概念。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学会开车了,嘿。第一天下午跟老爸出去溜,老爸开到城外没多远,说你开吧。于是我们俩就换了位置,松了手刹,踩上脚刹,启动,挂档,轻踩油门,车就这样溜出去了耶!第一天在城外道路溜了50公里左右,紧接着又回到县城,在车堆里钻了两圈,说到底我还真是佩服我的勇气啊……第二天又在县城里转了七八圈,第三次再上街就是我带着老妈转了……自动挡的车还真是好开啊。不过小县城里开车颇不规范,路口没有红绿灯,行人左穿右突,司机没有几个系安全带的……总之是安全为大,切不可以无知者无畏的精神显摆得瑟,因小失大。

老妈说我穿的破破烂烂,一点也不像个“洋”学生样子,我寻思着我本来也不是个洋学生啊……还是被老妈拉着去买衣服了,总共就三条街,第一条街买了个外套,第二条街买了套保暖内衣,第三条街逛了一个上午买了套Lining运动装。其实这种逛街更多的是一种炫耀吧。农村人讲究个面子,带着一个浙大回来的洋学生,人高马大,神采奕奕,走在路上碰见人了就听人赞“啊,这是你大儿子啊,都这么高了,在哪里上学呐,搞对象了没,工作找的不错吧”,老妈就会满脸笑容“哪儿如你们家俩闺女儿呀,这大老远的,一年也不会来一趟,有啥用”。

第四件事情是我给老妈办了农行和建行的网银并教会了她使用方法并且成功的蹭到了几百块钱转账的小费。其实小费是小事,重要的是以后冬夏寒暑除了存钱,妈妈不用再去银行排队了。

第五件事情是爷爷的身体明显不行了,已经出现了大小便问题,这也让我开始担心他能否熬过这个冬天,82的人了。我给爷爷买了烤白薯,给他焐在被子下,和他聊聊天。人老了,开始变得糊涂,时而清醒,多数糊涂,说一些不着调的话。比如会把自己的大闺女叫大妹子,却把自己的老儿媳妇叫老妹子。倒还是认识我,跟我说自己命不久矣之类的话。我能说什么呢?我说什么他也听不懂,这让我想起了代沟这个字眼。仔细想想,这辈子再见父母面的时间,不太会超过200次了。100次算平均水平了。所以每次回家都尽量多呆几天,推掉同学聚会、推掉聚餐吃饭,只是多陪陪老妈逛逛街,多跟老爸侃侃工作吹吹牛,以防以后无话可说,呵呵。

第六件事情就是叔叔回来,我们早晨起床去爬山,然后我发现家乡的秋景还是很漂亮的。有时候想想自己花了怎样怎样的钱,到了多少多少的车,去了怎样怎样的地方,看了怎样怎样的风景,其实回到家来一看,哦,原来两者也没有太大太本质的差别,那么,我出去又是去干什么了呢?我常常想,也许我们这些在大城里“打拼”,“奋斗”的人,其幸福指数,或者生活品质并不一定比如我家乡一般的小县城人高。也许我们发现我们赚钱赚了一辈子,内心向往的却是一个家,一个小店,一个小房子,一个小胡同的生活,这就是我家乡的生活。

9号上午坐车返杭。又回家的一个包变成了三个包——多了一包衣服和一包家乡土特产——栗子、酸梨、大枣。先做了6个小时的车到天津通莎客运站,然后到叔叔家休息下,晚上火锅,之后送到天津滨海机场,告别叔婶,登上晚点的飞机,飞往上海,落虹桥机场。排队打车,45块钱10公里路——上海的交通还真是贵啊。松江九亭,国亭四期,一个身影在等我——那是你,衣裙漫飞;那是你,温柔如水。

我看到了你的脸像月饼一样圆,没有得到我批准自作主张的新头型,淘宝上18块钱的红色外套,妞,你知道吗,这种场景会让我感到很温馨。

10号下午回杭,留了妈妈带的“土特产”给妞,带走妞的抱怨——“蜻蜓点水似的到来,哼”。6点到玉泉,回到寝室,88 work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奋斗。

2lovelycake said:
Sat, 16 Oct 2010 04:43:22 +0800

哈哈,好浪漫哦~~~祝福ing


Login *


loading captcha image...
(type the code from the image)
or Ctrl+Enter
Host by is-Programmer.com | Power by Chito 1.3.3 beta | © 2007 LinuxGem | Design by Matthew "Agent Spork" McGee